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最严限塑令”生效满月 长沙落实情况如何

发表时间: 2021-11-23

  “只要我喝得够快,纸吸管的悲伤就追不上我”。距离1月1日我国“史上最严限塑令”正式生效已满一月,收获超3.3亿次阅读转发、被网民花式吐槽3次送上微博热搜的“纸吸管”火了。透视纷繁表象,一根成本均价0.1元的纸吸管背后,是各地“限塑令”全面落地实施的坚定步伐,也是限令之下生产、流通、消费上中下游产业链以及消费者主动适应、积极应变、调整转型的探索。

  目前,长沙消费流通领域不可降解塑料制品退出情况怎么样?对本地塑料包装生产企业有何影响?湖南可降解环保替换材料的产业产能情况如何?晚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限塑令”之下,长沙的塑料制品到底“限”了吗?记者对流通市场进行了全面走访。

  走进芙蓉区精彩生活超市,收银处原来1-3角钱的塑料袋已不见踪影,替换成了带可降解标志的塑料袋,小号1元/只,大号1.5元/只,但超市内的连卷袋还在消耗前期库存的PE-HD02不可降解塑料袋。“环保塑料袋有点贵,现在来超市我都自己带购物袋。”正在买菜的市民翟女士表示。记者继续走访盒马、大润发、中百罗森、零食很忙等市内大型超市与知名连锁便利店发现,此类店铺基本都在有序落实“限塑令”,在消耗完库存后,都换上了PLA等材质的生物可降解塑料袋。

  作为吸管与打包袋“消费大户”,果饮、奶茶店是“限塑令”重点实施区域。记者在APP下单点了多家知名连锁品牌奶茶,收货后发现,茶颜悦色和果呀呀外卖袋是纸质的,coco和茶颜悦色提供纸吸管,果呀呀的是标注PLA环保材质的可降解塑料吸管。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喜茶已于元旦前在全国门店统一完成了不可降解塑料制品替换;在万家丽国际购物广场,大多数咖啡、奶茶店都换用了纸吸管及可降解打包袋。

  快餐外卖方面,记者在肯德基恒盛店与韶山南路汽车穿梭餐厅发现,店内吸管已全部替换成纸吸管,顾客还可在APP点单界面自主选择购买可降解塑料打包袋。记者通过APP下单点餐了必胜客、黑白电视、超级文和友等,收到的均为标识着可降解塑料的打包袋、纸吸管、可回收锡箔餐盒,必胜客则配用了可降解纸浆餐盒。

  宾馆酒店方面,记者走访发现,枫林宾馆、通程大酒店、芙蓉华天大酒店、金茂梅溪湖豪华精选酒店等星级宾馆饭店都不再给顾客常规提供一次性塑料用品,且在店堂显眼位置摆放了宣传“限塑令”的海报等。

  随后,记者走访九道湾农贸市场,除极个别连锁商铺已替换可降解塑料袋,大部分摊主仍在使用普通塑料袋。做米粉生意的湘潭人王大姐告诉记者,她并不知道要换哪种袋子才符合规定,现在进塑料袋仍是去高桥市场批发,货源价格都没什么变化。

  在友谊路、木莲西路几家社区生鲜市场,商贩也普遍使用的是没有环保标识、颜色各异的塑料袋,甚至有些还在使用厚度小于0.025mm的超薄塑料袋。记者通过交流了解到,有相当比例的个体商贩对”限塑令“不甚了解,或出于成本等因素没有落实。这样的现象,同样出现在一些夜宵店、个体奶茶店、部分药店以及面向社区的小超市、非知名品牌外卖餐饮店,这里基本还是以PE-HD等不可降解塑料袋为主,对于“限塑令”相关规定,部分销售人员表示不知晓。

  家庭是塑料制品消费一个重要却容易被忽视的单位。据记者调查,一个三口之家一天至少需要消耗3个垃圾袋,垃圾分类普及后塑料袋使用量更是翻倍,日积月累之下数量惊人,而在受访者中,仅有不到20%的家庭已主动购买使用可降解塑料垃圾袋。

  记者设计了一份街访调查问卷,随机访问并回收了59份有效样本。样本数据显示,在“您如何看待新版限塑令政策”一问中,有90%的人选择了“十分有必要,会积极响应”;而对于“您最近使用了环保可降解制品吗”,58%的受访者明显发觉出门购物就餐或点外卖使用环保包装的频率变高了;超过70%的受访者表示现在去饮品店使用的是纸吸管,17%的受访者表示使用过PLA吸管。

  减少使用塑料制品利国利民利己,但现实中,全面限塑离实施到位仍有不小距离,难点堵点何在?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长沙超市、便利店等出售可降解塑料袋均价约为0.8元/个,尺寸相对单一,而普通塑料袋价格在0.1-0.3元/个,尺寸规格有多种选择。

  在高桥大市场几家一次性包装用品批发商铺,记者观察发现,前来批发的消费者尤其是个体商户半数以上会选择价格更便宜的普通塑料袋。此外,高桥已开设了数家本地环保包装企业直营门店,生物基材质产品体系很丰富,来采购的多为连锁品牌商家;而多家一次性包装批发店铺货架上,还没有摆出可降解塑料袋的样品,普通塑料吸管仍在销售,但纸质吸管、可降解吸管较少见。

  环保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塑料制品对环境、健康的巨大危害是什么?相信能够说清楚的人并非多数。据不完全统计,塑料制品全面进入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已有30余年,对消费者来说,随手可得、廉价甚至免费的塑料袋、打包盒早就习以为常,如今要为这些消耗品额外买单,或者重新养成随身携带可重复使用环保袋、器具的习惯,”需要一点时间”。在一份问卷样本的留言区一位00后写道。

  同时,在受访者中有超过70%的人表示并不清楚怎么辨别环保、可降解产品,相关常识的教育普及和主动环保意识的形成,还需各方共同努力。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限塑”不可能一蹴而就,阶段性都会有过渡产品上市,随着环保产品全面替代塑料制品,市场需求不断加大,企业产品质量和体验感升级一定会迅速跟上,这是市场竞争的必然规律。

  卡普包装是一家成立于2011年的长沙本土包装企业,坐落于雨花区环保科技园,主要生产两大类环保产品:一类为可降解产品,包括玉米淀粉餐盒、环保纸杯、大米吸管、淀粉生物基全降解塑料袋等;一类为可回收产品,主要为铝箔餐盒。绿色环保产品占企业总体销售额的70%,铝箔餐盒占目前湖南市场总体销售量的80%。作为环保包装企业“长沙制造”的先行者,对于记者关注的目前产品供应不足、产能转换不及时等疑问,卡普负责人任娟娟用了“困局”和“破局”两个词,给出了极具代表性的回应。

  她认为,现实中,“成本困局”“产品困局”“标准困局”是摆在产能升级面前的三座大山:可降解塑料用品属于处在起步阶段的新技术,前期研发投入和原材料成本双高,影响大规模生产;同时,技术不成熟导致产品不成熟、性能不稳定,一定程度上影响使用效果和体验;更重要的是,新兴技术和产品目前还未形成统一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技术标准,这就导致行业内鱼龙混杂,不乏企业蹭热点赚快钱。以纸吸管为例,一方面亿万网民对体验感集体吐槽,一方面却是280亿的天量市场让投资者和热钱一窝蜂涌入,真正潜心搞产品研发的示范性企业得不到明确的政策支持,同时又面临市场不良竞争,对持续加大投入持观望态度。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湖南从事塑料产品生产及相关企业超1500家,年生产能力超500万吨,完整产业链已经形成。其中,生物基材料及制品制造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普遍存在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偏弱、高端人才缺乏、产品利润率低等突出问题,制约了企业的快速发展和满足省内市场需求及走向国内国际市场的进程。

  为形成合力尽快破局,湖南于2020年9月成立了可降解塑料产业创新联盟,致力于构建生物基材料及制品产业链。根据联盟资料显示,“最严限塑令”实施后,企业可降解塑料包装的订单量快速上涨,但现实却是上游原材料供货紧张、价格飞涨,企业产能受限。

  “原料问题是我省生物塑料制造产业发展的突出问题,生物基材料价格普遍高于石油和煤基产品。在不影响粮食安全的前提下,需解决糖质、脂质原料,降低生物质原料加工处理成本等基础性问题。”联盟牵头人周儆从全产业链的角度对行业发展提出思考,目前,我省生物基塑料产业链不完善,生物质生产、发酵工业、化学工业、材料工业,特别是与石油化工行业之间尚未形成有机联系,建立健全从原料生产、生物质(单体)合成、到成型加工和转化应用的产业链是关键。

  按照规划,到2022年底,湖南省可降解可替代产品年需求量达到14万吨以上,省内可降解可替代制品生产能力约8万吨/年。到2025年,可降解可替代产品年需求量达到26万吨以上。最严限塑,更多的是对政府协同管理、产业产能升级提出迫切要求。在这方面,长沙做得如何?

  先行先试,长沙先从“限”字入手。2020年11月,长沙市人民政府率先出台了《关于在部分场所和领域禁止、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通告》《长沙市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2020年工作方案》等文件。

  为落实全面限塑,2020年12月底,市发改委、市生态环境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各相关部门,开展了专项调研走访,深入40多家商超、药店、宾馆、餐饮单位和集贸市场、批发市场等地,对“限塑令”的准备和执行情况进行全面调研督查,并对还未能及时落实“限塑令”的市场商户进行当面宣讲。同时,区县、社区、街道也因地制宜定期开展调研、督查,确保限塑政策宣讲到位、落实到人。

  “长沙市‘先行先试’治理塑料污染工作成效明显,得到了国家的表扬,我们将把长沙市发改委、生态环保、商务、市场监管、工信等部门协同合作,齐抓共管的创新管理经验和模式进行推介。”湖南省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处相关负责人表示。

  作为湖南省治理塑料污染的“先行先试”示范区,长沙市确实已做出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

  湖南省可降解塑料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沈友良介绍,成立近半年以来,联盟把贯彻落实国家发改委、湖南省发改委和长沙市关于“塑料污染治理”的政策作为工作方向,重点做了会员招募、企业备案、信息管理平台搭建等工作。目前联盟已有会员100多家,备案企业30多家。未来,联盟还将在促进产业链完善、替代品企业新增产能或传统技术转型升级等方面持续发力。

  “‘十三五’以来,我省生物基降解塑料制品产能快速增长,包括聚乳酸(PLA)、聚羟基烷酸酯 (PHA)制品等都取得了长足发展。”沈友良告诉记者。同时,行业积极开展“产学研”合作,部分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相继开展了生物基改性材料及制品研发、检测并投入量产。湖南师范大学苏胜培教授实验室正在开发与完善可降解塑料制品快速检测方法,以推动湖南省可降解塑料快速检测能力建设,解决现有可降解塑料制品检测时间太长、检测价格高昂、市场供应不足等问题。

  “改变势在必行,改变正在发生。限塑事关生存环境和子孙后代,没有一个人能够置身事外。转型难免阵痛,痛过就是成长。一个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产业,一个更加绿色美丽的中国正在未来等待。”一位业内人士乐观地说。